让搪瓷文化与搪瓷工艺在搪瓷诞辰百年之际得以发扬与传承主营搪瓷工艺品欣赏精品珐琅艺术搪瓷文化传播搪瓷艺术欣赏搪瓷精品收藏

021-63570799
新浪微博

学术文章 中国搪瓷>> 学术文章

喜得“慰问杯”

发布日期 : 2013-12-20     作者 : 袁定国     来源 :
摘要 :
 
 
 

  宴席桌上叹“苦经”  

  老年科技组织年终欢聚。组织者致词后,台上好歌美声,席间欢声笑语。熟识的李惠玲问我近来有什么新活动。

  我叹起了“苦经”:我的一个朋友谢党伟,原是久新搪瓷厂副厂长。花20多年心血,收集了2500多件搪瓷制品,想办一个“搪瓷制品博物馆”,为上海增添一点风采,为百年搪瓷工业留一个缩影。

  因为,从1878年(清光绪四年)从奥国进口搪瓷制品到上海,至今已有130多年的历史,但全国没有一个搪瓷制品博物馆。谢党伟想补这个空白。我也在帮他策划并收集产品。如:“援越抗美”胜利后,上海各搪瓷厂制作过“仿瓷杯”,慰问解放军,我们已经找到。但是,在抗美援朝期间,听说上海也生产过慰问解放军的搪瓷口杯,尽管到处寻觅,却不见踪影。毕竟60年了,谁还保存这口杯?

  我曾找到一位在搪瓷厂设计花样的女画家,她说见过这种口杯,记得杯子上有一只和平鸽,好像是仿法国画家毕加索原作品的。

  我讲到这儿,面露难色,一付求助的面孔。

  “于无声处听惊雷”  

  谁知坐在我“隔壁头”的一位老者忽然插话说:“我家里正巧有一只‘和平鸽’军用口杯,就送给你了!”

  真是“于无声处听惊雷”!我紧紧握住老先生的手,连连说:“谢谢,谢谢,太好了!”同桌的朋友都为这“奇遇”鼓起了掌,还有人拿相机为我们“立此存照”。一个朋友讲:“给科技报写篇文章,题目就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我向老先生请教尊姓大名,才知他叫仲天怀,是16岁参加解放军的离休干部,现住奉贤南桥,我们交换了名片。我立刻发短消息给谢觉慧:“我奇遇了一位有‘慰问杯’的热心老军人仲天怀。”当夜回到家,我就接到仲老的电话,他说:“那杯子原来是用来盛水浇花的,天冷,不太浇水了,不知怎么找不到了。老伴也不知杯子下落。我找到后再与你联系。”

  晴天霹雳。一段惊喜,化作一份悬念。

  原本欢快的春节,也落得一个“心病”:杯子能找到吗?每天晚上,如等待恋爱中的情人,我焦虑不安。不敢打电话给仲老,就怕听到“找不到”三字。又想打电话催促仲老,“务必找到这宝贝”。再一想,仲老这样年纪的人,实在得很,等消息吧。

  皇天不负有心人,年初七夜间,仲老来电了:“杯子被儿子拿走的。他要保存起来,与我的军功章、军服、军帽、武装带、军鞋放在一起,留作纪念,当作传家宝。我对儿子讲了,杯子保存在家,不及保存到博物馆,有更大意义。儿子同意了。儿子把杯子送来后,再与你联系。”仲老又提议:“南桥离市区远,你告诉我地址,我用快递送来。”

  我赶忙回答:“不要,不要,我亲自来取,当面表示感谢。”我是担心如果中途遗失,最多赔偿三五元钱。但是这个口杯,可是博物馆的“宝贝”,千万不要得而复失啊!

  风雨硝烟犹珍贵  

  2月25日,我怀着欢快的心情,到奉贤南桥拜访仲老。他的办公室宽敞明亮,是总经理室,旁边几间工作室,年轻白领正在电脑前凝神专注。原来仲老是一位有7项专利的老科技工作者,他还在发挥余热。作为总经理,他每天上午上半天班,为一个科技企业作业务指导。

  仲老出示了一份2010年11月上海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的“安全生产许可证”,批准“环保型节能柴油”生产。这是填补国内空白,技术国内领先的环保无污染产品。

  我询问仲老:“是不是乳化柴油?以前有过。”

  仲老为我释义:“通俗讲,第一代乳化柴油是水包油。我们搞的第二代产品是油包水,可以节能12%,减少排污15%一40%。”

  他说:“我是不取报酬的义务劳动者,科技领域的志愿者。”我肃然起敬,我奇遇的是一位年近八十,还在不断立新功的老科技工作者,可敬!

  仲老从包里拿出了我日思夜想的“慰问杯”。果然,一边红色天安门的图案上,有一只绿色和平鸽在自由翱翔。另一边是5行红色繁体文字:

  赠给

  英勇的中国人民解放军

  保卫祖国

  保卫和平

  全国人民慰问人民解放军代表团赠

  我仔细端详着这只杯子,像握着仲老的手,想象着它伴随主人历经风雨的光荣历史。

  仲老因我之约,已在3张信笺上用工整的楷书写了杯子的经历。我仔细阅读:它1951年就跟随仲老到过长山列岛、砣矶岛进行海防建设;到过渤海边蓬莱县整训;到过北京昌平;参加过解放江山一岛;听闻过大陈岛的炮弹轰鸣;还到过福建,听过轰击金门的炮声……

  仲老说:“这杯子伴随我走过青年、壮年时代。我总是将它用带子系在挎包上奔走各地。1963年转业到上海,生活安定,杯子舍不得丢掉,就用来浇花……”听仲老一席话,我心潮起伏。

  为了这段奇遇,仲老提议我们一起与 “慰问杯”合影……